首页 >单机资讯

我们都知道世界很大只是不知道自己要去哪

2019-11-09 07:37:43 | 来源: 单机资讯

这是「解题者」解决的第 24 个问题

浏览本文需要 5 分钟

我们都知道世界很大只是不知道自己要去哪

problem #24

「为何要接受多元价值观?」

大家好,我是肖璟 Uncle Xiao。

今天我准备直接给大家上价值,先从我大学时的一个故事讲起吧。

在哥伦比亚商学院交换时,我参加了一个谈判学 workshop,大概有小几十个人参加。

教授让我们做了一个有趣的练习:

两人一组进行谈判,我和好友 N 小姐被分到了一组。

我们各自拿了此次谈判的条款清单:每一个条款边上写了一个数字,如果你说服了对方接受了该条款,那就是你能获得的分数。

我的目标是要尽可能地说服 N 小姐同意我的条款,让我的分值最大化。

由于我歪理邪说一套套的,而且逻辑还不错,常能把死的说成活的。所以在教授一声令下后,我便开始用三寸不烂之舌,尝试在商业逻辑上说服 N 小姐同意我的所有条款。

N 小姐在两次让步后抛出了1句:「你不能甚么都想要,这样我就一分都没有啦。」

这时候,教授叫停了大家,此时我们只谈到第三个条款。

我正想提出延长时间的要求,教授却笑着说:「你们应该都没有完成全部谈判吧。」

大家纷纷应和。

教授接着问:「想知道为什么你们会堕入谈判僵局吗?」

「想。」

「你们可以对比一下双方的谈判条款清单。」

因而我和 N 小姐把双方的谈判条款清单放到了一起,1比较,我们这才发现原来每个条款成功后,我和 N 小姐能获得的分值是不一样的:有的她高一些,有的我高一些。

导师接着说:「你们之所以陷入僵局,原因有2:其一,你们只从自己利益动身,而没想过对方,任何人都不会做不赚钱的生意;其二,你们没成心想到对于双方而言,每一个条款的价值不一样。」

如果我们把各自的底线列出来,放弃那些对自己而言分值较低的条款(通常在对方那边分值较高),换取对方对我们高分值条款的认可,其实我和 N 小姐都可以拿到较高的分值。

商业如此,做人亦然。

我觉得这个世界被设计得最巧妙的地方,就在于价值观的多元。因为价值观的多元,才会有前面「彼之砒霜吾之蜜糖」的局面,才会有共赢。

前段时间跟华章和 Autumn 喝茶聊天,我们感慨:我们正处于一个最好的时期。

多元价值观存在的条件,是要有足够多的选择。

上个年代的人们经历过贫困与混乱,对他们而言,生存是他们唯一的选择。所以他们不理解我们为了追寻自己梦想而舍弃他们所重视的财富和安稳。

而这个年代的我们不愁温饱,底层需求被很好地满足,我们被赋予了选择权,也因此有了愈发多元的价值观,所以我们会不理解父母辈价值观的单一乏味。

另一方面,信息对称让我们足不出户也可以了解到这个世界的多样性。

引用 Autumn 常唠叨的一句话:「书是世界上最便宜的奢侈品。」

读万卷书,甚至行万里路在这个时代都不再是昂贵的事情。我们认知这个世界的本钱正在急剧地下降。乃至通过抖音快手等 App 我们也可以看到不同人的生活方式。

也因此,我们身旁有着愈来愈多朋友辞掉年薪百万的工作、减薪乃至无薪去做着自己喜欢的事儿。

过往名校学生卖煎饼果子养猪卖米线会被当作新闻来炒,现在大众见怪不怪。

我和朋友辞职去环游了全中国,放在 5 年前可能还很抓人眼球,现在也不再是那末使人津津乐道的事情了。

多元价值观正在日常化。

不过,我们也处于一个最糟糕的时期。

我们都知道世界很大,只是不知道自己要去哪。

《了不起的盖茨比》的作者 F. Scott Fitzgerald 曾说过:「同时保有全然相反的两种观念还能正常行事,这是第一流智慧的标志。」

我们认知到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多种观念还不够,我们还要从中作出选择。

但是,这个时代展现给我们的选择太多了。信息过载让我们莫衷一是,不知道自己的人生应当从哪里下手。

这滋生了年轻一代常见的一种情绪——迷茫。

我们意想到我们所经历所了解的还不是世界的全部,我们希望可以延长自己探索可能性的时间,把自己的人生决策不断延后。

这个现象在《青年志》的一份报告里有一个很好的名词来概括——「延后的青春期」。

贪婪的我们乃至在想:如果给我无穷多的时间,我希望把每种可能的生活都活一遍。

乃至,就算我们做出了选择,我们也畏惧自己会后悔,就像遇到了白玫瑰和红玫瑰。

面对选困,我们最好的应对方式是:不管甚么选择都好,先选一个试了再说。

(固然也不是冒然试错,还是有方法论可以遵照的,见文末链接。)

我们也不用担心我们以后会后悔。

由于价值观是流动的,不管这一刻你做了甚么选择,你以后肯定是会后悔会遗憾的。

你看马云爸爸不也后悔了吗?

每天发生的、接触的五花八门的人事物,都会或多或少地改变我们的价值观。乃至我们自己的思考,或睡觉时做了个梦,都会改变我们的价值观。

这意味着今天的我跟昨天的我是不一样的。

接受多元价值观其实是在接受「我是变化的」这个事实。

迈出了第一步后,我们会更了解自己想要的,进而主动迭代自己、接受新的自己、放过自己,而不是怀疑自己、固步自封。

反正在大多数情形下,即便我们之后后悔了,也可以从头再来。你耗去的时间和资源并没有白费,它们都通过「经历」被内化为你的一部分。

这个时代糟的另外一点在于,新旧交替之际自然免不了代际冲突。

我的微信公号后台留言常有这样的烦恼——

遭家暴想离婚,却怕被亲戚朋友唠叨,就由于「离婚丢了脸面」。

想辞去爸妈帮忙找的国企工作,却要顾及爸妈脸面,不敢冒然行动。

不喜欢现在专业,却由于爸妈对「高学历」的期待,硬是申请了博士研究生,一条路走到黑。

想出柜,却怕社会上的流言蜚语而闭口不谈。

为了肯定我们的不作为,我们甚至成为了旧有价值观的帮凶。

我们认知失调,跟着他们一同唾弃对「多元价值观」的寻求,我们否定自己,日渐闭塞。

人是社会性动物,我们很难做到不理睬他人的意见。

改变他人的认知很是困难的,需要逾越时代(想一想废除黑奴制度、女权运动都持续了多久),但我们可以先从改变自己、影响身旁人做起。

最简单的,就是认知更多的可能性。

前面也说了,多元价值观存在的条件,是要有足够多的选择。

对于上一辈的人来讲,由于学习能力信息接受度等限制,他们所知道的选择其实其实不多。

说说 LGBT 议题。

以我自己为例,如果不是我在中学、大学、工作时认识了许多超级优秀超级 nice 的 LGBT 好友,如果不是我身边的人也都特别 LGBT-friendly,如果不是我大学时选修过几门性别科学的通识课,很难说我现在会这么支持 LGBT 群体。

要让身旁人接受多元价值观,最好的方式就是让他们知道「这很常见没什么」。

所以我的一个 gay 的好友的做法就是,时不时带其他特别讨家长喜欢的 LGBT 好友回家,让他们意想到这个群体的存在,事后再坦白。

固然,如果你把你可以做的全做了后,你还是不被接受认可,那也就罢了。

毕竟「单一价值观」其实也是多元价值观的一种,随它去呗。

最后照例来个图片总结一下:

我们都知道世界很大只是不知道自己要去哪

《做个不迷茫的聪明人》。

我们都知道世界很大只是不知道自己要去哪

/ 本日互动 /

你有什么有趣好玩的价值观愿意分享吗?

Cover pic by Alice D. Rouse on Unsplash

作者肖璟 Uncle Xiao,一个很帅的投资客,写过畅销书,创过几次业。致力于传播投资思惟的理财教育者,曾供职于麦肯锡金融机构组,也曾在Google打过工。Linkedin、36氪、南方周末等一线媒体专栏作家。新书《无现金时代》火热销售中。

这里可以帮你摆脱迷茫,提升效力,处理好亲密关系,固然还可以顺带升级一下你的财商。

西地那非原料能吃

枸橼酸西地那非粉末

印竺神油

伟哥是什么味道

猜你喜欢